数据刷量“注水”疯狂

2021-10-15 05:12    来源:人民资讯

今晚报10月15日00:56

原标题:数据刷量“注水”疯狂

记者调查发现,当前数据刷量猖獗,10元钱可刷1000个点赞,商家甚至忙着发展“下线”。推动互联网经济健康持续发展,需持续深入斩断这一黑色产业链。

点赞、播放量都能“刷”

与多年前主推的刷微博粉丝、刷文章阅读量相比,如今的数据刷量业务可谓“与时俱进”,似乎有了“万物皆可刷”的味道。

一位刷量商家透露,刷量可提供的服务早已不再局限于刷粉丝和阅读量,最新形态的点赞、播放量、投票、转发、跟帖、评论等也可提供,甚至连完播率、直播间上榜人气、互动滚屏都能够付费操作。“公众号、直播间、视频号、某音、某条、某红书、某站等,不管你是个人还是公司,只要给我账号和需求,我们都可以做。”

数据刷量链条上,一头是有需求的买方,另一头是提供服务的刷量平台商家。而在买卖双方的中间,则是刷量软件、刷量兼职者等利益关联方,俨然是一条成熟的产业链。有的商家,甚至宣称自己手中掌握的“兼职者”多达数万人。而在成熟的黑色产业链之外,一些诸如刷量流程、刷量教程、刷量技巧、“挂机赚钱”等内容也不难找到。

尽管谁都知道,数据刷量是一种通过虚假行为演变的欺骗性质的营销手段,有时甚至就是“虚假繁荣”。然而,因为追逐数据、人气或者利益,不少人仍然选择把自己捆绑在这个链条上。

刷量黑色产业链,到底有多猖獗?央视此前报道称,我国各类刷量平台已超过1000家,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累计达到900多万人。而这,一直都是近年来监管治理的对象。

“机刷”“人刷” 按量计价

记者采访了解到,“刷量”价格往往要参考所需“刷”的平台、需求、“时速”等因素。每个因素不一样,价格就不相同。且无论是哪个平台、哪种需求,目前流行的机刷和人刷两种方式的价差也较大。

给短视频刷量如何计价?以某商家给出的价格表为例,机刷点赞的价格是200个点赞4元钱,1000个点赞10元钱。而如果是真人点赞,100个点赞就要10元钱。当然,更“实惠”的还是机刷特惠套餐——26元钱,就能拥有1300个点赞、60000次播放量、20个网友评论以及50次分享。

“主要是用来干什么?”另一名刷量商家介绍,如果是为了追求数据好看,则可以使用机刷;若是有人考核、期待有好的人气和推广效益,则建议采用人刷。

那么,机刷与人刷具体是如何操作的呢?机刷是在下单付款后,通过商家的刷量软件平台后台“跑数据”而自动生成刷量效果;相比之下,人刷则要复杂得多。据介绍,在客户下单后,商家将把需求发给专门的技术人员,由技术人员再分发给兼职用户,最后统计刷量数据。“我们有自己的刷量平台,也有一批兼职用户。目前手头的兼职用户有十几万人。”

机刷与人刷,“时速”是一个讲究。有刷量商家透露,一些“网红”探店博主或者旅游博主也会购买点赞或评论的刷量,甚至在需要考核时紧急“补货”。每当此时,“时速”就显得格外重要。阅读量、播放量的刷量时速,从每小时五百个到两三千个甚至过万个都有,“具体看你的需求,时速越快价格越贵”。而短视频的单个作品点赞量,每天可以“跑”到5万次。

此外,刷量从业者还会采取灵活定价模式,而这主要是因为要参考相关平台的监控尺度。“有的平台刷量价格几乎每天浮动。平台监控程度严,刷量价格就会涨,为了避免被发现,刷的速度就慢;监控尺度松的话,价格就便宜,刷的速度也快些。

“刷量”产业 形成闭环

数据刷量的疯狂,不仅在于与平台监控“较量”、自编评论等层面,更在于黑色产业链的“东躲西藏”、绵延不绝。记者调查发现,在风声渐紧的背景下,一些刷量商家为赚取利益,正在快速发展“下线”。

某商家的朋友圈中,将刷单“下线”分为三种不同的级别——自用型代理、兼职型代理以及全职型代理,所需缴纳的“学费”依次为298元、398元、698元。

对于所谓“自用型代理”来说,一旦向其缴纳298元“学费”后,商家将对购买者开通一手后台,教会其如何操作刷单平台,而后代理即可以全网“最低价格”来充值下单,实现独自操作刷量。而“兼职型代理”除了享受前述服务外,还能获知精准获客渠道。学费最贵的“全职型代理”,则可以“自立门户”,开展刷单服务,平台将为其“提供全方位扶持,次月收入过万”。不仅如此,全职型代理在学习三个月后,将能组建起自己的工作室,“月收入三万元左右”。

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认为,刷量产业斩不干净,其一是因为刷量是很多产品、内容获得流量的基础,各产品和内容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是流量竞争,从而促使流量产业成为营销产业的重要一环;其二是平台通过一些虚假流量也可获得自身火爆的假象。少数平台自身甚至将流量明码标价,使流量成为一门生意。

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指出,“刷量”行为可能涉嫌多个违法犯罪。在治理层面,有专家建议,今后需进一步完善对购买刷量控评行为的法律处罚。不仅要处罚相关商家和刷量平台,还要在购买端提高惩治成本,形成预防和震慑效应。

李松林 (摘自《北京晚报》)

来源:今晚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