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届南南论坛·希望的政治丨刘健芝:逆境中自救与创造未来

2021-06-14 09:57    来源:澎湃新闻

今年举行的第八届南南论坛,日子早在一年前定下来了。6月中开幕的日子越来越接近,可是,到了4月下旬,还没有很好的构思,更准确地说,没有情绪。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已经一年半了,可是一波又一波,在印度、巴西等国,愈演愈烈,惨不忍睹,我害怕读新闻,又不得不读。慰问印度、意大利、厄瓜多尔、巴西的朋友,他们诉说亲人、邻居的状况,我只能联想到一句话,人们像苍蝇一样死去。他们说,实际情况比传媒报导的严重不知多少倍。阿兰达蒂·罗伊(Arundhati Roy)估计印度因疫情死亡的人数是官方数字的30倍。美国至今的官方疫情死亡人数是60万人。大家会说,这是美国啊!官方死亡人数超过10万人的,有9个国家:美、法、英、俄、意、印度、巴西、墨西哥、秘鲁。可是,秘鲁全国人口只有3200万,每一千人死5.8人,这个比例放在中国的话,超过800万人。

第八届南南论坛如果提到印度,我们只联想到贫穷、死亡,那就错了。今年4月,《福布斯》公布2021年全球亿万富豪榜,2,755名亿万富豪登上榜单,包括493名新上榜者。《福布斯》中国官网的说法是:“从各个角度而言,都可谓前所未有;而2020年又是全球各大经济体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猛烈冲击的一年,意义非凡。2,755名亿万富豪财富总额高达13.1万亿美元左右,同比增加8万亿美元。”“意义非凡”,是对这些数字的评价。我查《福布斯》英文官网怎么说,它说:“It's been a year like no other, and we aren't talking about the pandemic.”(去年是前所未有的,我们指的不是疫情。)额手称庆的是,“尽管”是新冠肺炎的一年,但是全球亿万富豪数量大增,比前一年增加了660人,增长率达31.5%。我们会听到权威科学家辩论地球的物种消失的速度——每一小时,亦或每9.6分钟消失一种;但在这里,我们看到每17小时全球增加一个十亿美元富豪。是的,这是一个特别的物种,不用担心它濒危;印度的亿万富豪物种,是达尔文物竞天择社会进化的佼佼者。去年,印度亿万富豪的数目,从102人增至140人(其中24人在医疗“护理”行业),印度亿万富豪排名在美、中之后的第三位,他们的财富在一年之内几乎翻倍(准确来说是增加90.4%),他们人数占印度人口的0.000014%;同年,印度经济萎缩7.7%。读到《福布斯》这个公布的时候,印度的民众会怎么想?以印度排名全球第三而荣?还是朱门酒肉豪宴,与他们无关?我想,2020年9月通过三个农场法例之后出来抗议的农民,无暇关注亿万富豪带给印度的殊荣。2020年11月26日,2.5亿人全国大罢工,要求撤销法例,30万农民堵塞通往首都的公路;4万农民在首都外面静坐抗议,从严冬到炎夏,持续至今超过半年。我担心疫情之下大规模的聚集很危险,他们为什么要冒这个险?可是,我知道,从1995年到2015年,印度30万农民自杀,数目近年没怎么减少,去年的官方数字是1万人。印度政府通过法例大开绿灯让农业企业集团垄断牟利,说不定明年的《福布斯》排行榜又有佳绩。当然,主流社会只把疫情和财富猛增并排提出,不会谈到其中的因果关系。

一边厢,是猥琐的财富,另一边厢,是遍野的苦难。举办南南论坛的日子迫近,4月底,不得不收拾心情,勉力与合办机构的朋友商议,终于定出主题:“希望”。开始邀请各地讲者。罗伊尽管发表了文章,呼吁“不,印度不能被隔绝。我们需要帮助。”,但是她婉拒了此次南南论坛的邀请,复信说,“健芝,抱歉,我现在没法思考、演讲”。齐泽克和其他几位的回复极为相似:“太累了,很消极……”我完全能理解,如果有人在4月找我,我可能也会婉拒。真的太累了!面对这个残酷无理的世界、社会格局,首先要说服自己,有信心、有盼头,才有动力。

为什么主题不是“希望”,而是“希望的政治”?因为,大家对何为希望(跟绝望同样虚妄吗?)、与个人与社群的关系、知识分子的责任、人类的未来……有不同的判断和解读,或怀疑,或疑惑,或悲观地积极,或消极地乐观……就让我们围绕希望和希望的政治,进行交流、辩论。不是闲来无聊、无病呻吟,而是时不我待,在崩塌的前夕,在悬崖边上,无论是个人、社群、民族、人类,能自救吗?能创造未来吗?

像苍蝇一样死去,默默地死去,卑微地死去,看着现代历史里面这个不公、无耻、伤痛,谁能视若无睹、无动于衷?可能没资格奢谈希望,但更没资格谈绝望。的确,1994年1月1日,当萨帕塔人以“起义”之名走进世人视野时,没有现代武器,“起义”像是虚晃一招,是后现代的符号战,但是他们的确起义了,以集体之名呼喊:一直以来,我们像苍蝇一样死去,默默地死去,卑微地死去;现在,没有任何保证说我们不因贫穷而死,不因镇压而死,但是,Basta!我们要呐喊,受够了,就是受够了!未来是不可知的,但是我们要起来。当年,他们没想过会在历史各种机缘巧合的条件下,在自己的土地上,在政府允诺的有限自治权的缝隙里,建立自治社区,拒绝政府、NGO、财团的金钱赐予,自力自救。

古斯塔沃·埃斯特瓦与墨西哥地球大学的创始人古斯塔沃·埃斯特瓦(Gustavo Esteva)交谈,总会带来激动。我们以各自的方式支持萨帕塔运动。2021年在线上举行世界社会论坛,全球大学与地球大学合作,在1月29日组织了一次谈论萨帕塔运动的专题会议,题为“萨帕塔的愿景、心声、实践”。会后,八位讲者的发言结集成书,以西班牙文、英文、中文出版。

《梦想、言说、实践——与萨帕塔人同行》结集的书名是《梦想、言说、实践——与萨帕塔人同行》。吉尔伯托·洛佩斯·里瓦斯(Gilberto López y Rivas)探讨萨帕塔民族解放军成立的背景,如何寻求与政府对话,坚持走和平建设的道路。豪尔赫·圣地雅哥(Jorge Santiago)反思萨帕塔的战略,如何从起义转到不同的抵抗模式,在生活方式上确定下来。大卫·巴尔金(David Barkin)探讨基层社会中产生的大量“革命的社会主义主体”。克劳迪娅·亚迪拉·卡瓦列罗(Claudia Yadira Caballero)描述萨帕塔主义对青年(特别是城市青年)的影响,如何策励青年在社区条件匮乏的城市实践独特的生活方式。亚历杭德罗·希门尼斯(Alejandra Jiménez)回顾萨帕塔人如何创建和发展“全国原住民大会”,座右铭是“在一起时,我们是汇集;分开时,是网络”。玛丽安娜·莫拉(Mariana Mora)评论萨帕塔人如何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挑战,建立自治的新方式以生命至上和妇女核心作用为基础。我介绍多年来访问萨帕塔社区的经历,讨论萨帕塔运动和副司令马科斯在中国的反响;我特别喜欢“每个我是我们”的世界观,是萨帕塔人内在的逻辑,是对资本主义个人主义的有效疗药;我也强调了萨帕塔运动对于中国乡村建设运动的开展,以及对精英主义和父权制政治的取缔,特别有参考价值。

古斯塔沃·埃斯特瓦与我合编这本书,他的文章强调,萨帕塔人在几乎没有选择的年代,创造了新的激进的政治选择。萨帕塔人的激进主义继续成为全世界的灵感来源。在过去十年,当独裁政权破坏我们的生存环境时,萨帕塔人却滋养着想象力,激发希望。埃斯特瓦谈到萨帕塔人与地球的关系,反思对自治的构建,思考在社区中培养彻底民主的意义,抛弃所有似乎是靠民族国家的颓败来养活的民主幻想。他强调萨帕塔人非凡的倾听能力,将在他们前往五大洲的旅程中得到展示。

第八届南南论坛,将于6月15日开始,第一场讲座请埃斯特瓦作演讲,题为“友谊 希望 惊喜——新时代之匙”。6月18日,主论坛开幕式,埃斯特瓦是其中一位发言嘉宾。怕时间有点早(我们的晚上8点,墨西哥的早上7点),也怕网络不好,所以我们做了预录。埃斯特瓦发自肺腑的对边缘群体的关怀,以及不可救药的乐观与希望,深深打动我,所以提前在B站“国仁全球大学堂”发布了。

这一届的南南论坛(日程表参见Global U微信公众号),跟以前各届论坛相似之处,是会检视世界深陷的多重危机,包括万物赖以生存的生态条件恶化,经济下行走向崩溃,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,将焦点放在社会结构不公下的边缘群体,邀请社会活动家/思想家分享他们的思考摸索。这一届特别强调要追本溯源,从哲学、史学、文化角度探究金融盘剥、武装冲突、能源恫吓、气候崩溃等与现代科学与现代制度相关的问题,重新探究传统文化、传统医药、原住民经验,基层自我组织等的自救努力。

疫情让人们分隔,却挡不住我们寻找相知相逢的空间。去年的第七届南南论坛在十天之内举办了30场讨论会,来自45个国家总共150多位讲者发言。今年,为了让亚洲、非洲、欧洲、美洲的讲者和听众能汇聚,每天只办一场对话、讲座或者工作坊,总共36场,持续到7月19日;我们的晚上9点,是加州的早上6点,互相迁就,期待汇聚。为了克服语言障碍,全程有普通话、英语和西班牙语同声传译。的确,我们需要的,不止是知性的交流,还有特别重要的是情感上的互相体认和鼓励。麻木、犬儒、胆怯,都不是选项。参加这场情感、思想交流盛宴的,有戴锦华、汪晖、黄平、温铁军、卢麒元、田松、吕陈生、Gustavo Esteva,Gayatri Spivak,Michael Hudson,David Harvey,Muto Ichiyo,Vandana Shiva,Kamla Bhasin,Ackbar Abbas,Paul Bove,Walter Mignolo,Alexander Buzgalin,Boris Kargarlitsky,John Bellamy Foster,Remy Herrera,Beverly Silver,Rebecca Johnson,Manorajan Mohanty,Jayati Ghosh,P Sainath,Jomo Kwame Sundaram,Ebrima Sall,Firoze Manji,Paulo Nakatani等来自30多国的90多位讲者。有朋友笑说,一场大型研讨会,有上面一两位大师作主题演讲,已经很厉害了,你们谁作主题演讲?我的回答是,每一位思想大师同时是谦卑的聆听者,萨帕塔人是我们的榜样,没有主题演讲,没有一两个主角、明星,只有各尽一分力的知识分子相交的共同体,互相搀扶、砥砺、争辩,在严峻的当下,寻找出路。

面对所谓的“绝境”、“不可能”,期盼我们仍然坚持,不放弃,等待转机。如果能看到能量、能力是“希望”的根,“绝望”只是理性的产物,带着理性的局限,那么,“希望”看到所谓“现实”的不确定性、流动性、偶然性,是能量流动生成的众多过程。因而,“希望”不是在科学理性、现代性的传统中容许的“希望”,而是生命要不断闯出未来的创造力,是变的推动力,是“不可能”蜕变为“可能”的根本。因此,第八届南南论坛的主题是:希望的政治:在逆境中自救与创造未来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来源:澎湃新闻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