线上悼念专区 读者惜别沈公

2021-01-15 00:00    来源:北青网
线上悼念专区 读者惜别沈公
线上悼念专区 读者惜别沈公

2008年沈昌文先生在北京三联书店

“薪尽化身老脉望、火传成就新三联”,昨日上午10时,沈昌文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行,各大出版机构、书店、学术文化机构等单位以及各界友人向沈昌文先生敬献花圈和挽联。

由于疫情防控的要求,三联特别设立线上悼念专区,读者在微信下的留言让人感怀至深。

线下

《读书》杂志编辑部

两副挽联送别沈公

沈昌文,著名出版家、编辑家,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获得者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原总经理、《读书》杂志原主编,2021年1月10日6时因病医治无效于北京逝世,享年90岁。

告别仪式上,“薪尽化身老脉望、火传成就新三联”的挽联旁,各界友人敬献花圈表达了哀思与怀念。

《读书》杂志编辑部以两副挽联送别,“服务日里跨禁区,如放舟学海访天下名师益友;读书热中见精神,采他乡睿思起自家文化阁楼”,既表达了后辈编辑对前辈的悼念,亦是对出版家沈昌文先生编辑事业的回顾。

沈昌文从1980年3月开始兼管《读书》杂志编务,后出任主编,直至退休。16年的辛勤耕耘和心血投注,使《读书》这本思想文化评论杂志成为思想界、学术界和文化界最有影响力的刊物,他也被评为“新中国60年有影响力期刊人”。他坚持正确办刊方向,事必躬亲,开办《读书》服务日,形成了《读书》独特的办刊风格和特色,团结了海内外广大知识分子,在读书界产生了良好的声誉口碑。他倡言创刊《三联生活周刊》,为筹建三联办公大楼各方奔走,多所谋划。这期间,三联书店因书刊出版取得的丰硕成果而获得“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”美誉,沈昌文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

另一副挽联中的“普京一瓶红星二两,谈情说爱复小姐;佳肴百味酒肆千家,指东论西赛先生”则是沈公生活中乐观豁达一面的缩影。“复小姐”是沈公生前爱开的玩笑,“沈公一生豁达,爱开玩笑,以前每周都来书店,若有人问起他干吗来了,他准回答,‘我想念我的复小姐了,我来看看她。’沈公每次来大都会查阅资料,复印些东西,取走样书。我们都明白,这不过是他‘借口’回来看看他放不下的三联。”一位三联人告诉记者。

线上

《读书》结缘四海朋友

老读者悼念专区留言

沈公的一生是热爱书刊编辑出版,献身中国出版事业的一生。他广泛联络作者,长于发现培养作者,提携奖掖新人,热心服务读者,以书刊结缘四海朋友。

根据疫情防控要求,八宝山殡仪馆对遗体告别仪式采取限流措施。遵照家属意愿,告别仪式现场谢绝媒体摄影摄像。为此三联特别设立线上悼念专区,读者在微信下的留言让人感怀至深。一位《读书》忠实读者写道,“沈先生任职的这段时间,我成为《读书》杂志的铁杆粉丝,几乎每期必买必读,并写了好几本读书笔记。可以说是《读书》培养了我的阅读爱好,陪伴我度过孤独而美好的年轻时光,承载了我渺小的精神追求和卑微的文化梦想。”

一位三联老读者写道:“生活洒脱淡泊,读书甘作绿叶,新知添薪传火,沈老先生一路走好。”

人物

宽容有情有爱 终圆书商旧梦

溯往无雨无晴 俱是阁楼人语

沈昌文先生祖籍浙江宁波,1931年9月26日出生于上海,肄业于私立民治新闻专科学校。1951年—1980年在人民出版社先后任校对员,总编室秘书,国际政治编辑室、历史编辑室编辑。196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80年3月任人民出版社三联编辑室主任兼《读书》杂志负责人,1983年任三联书店副总编辑兼三联图书编辑室主任。1986年1月—1992年12月,任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。自1980年起,至1995年退休前,兼任《读书》杂志负责人、主编。

沈昌文先生一生从事编辑出版工作七十年,默默耕耘、辛勤奉献,不断开拓、成绩丰厚。他从校对员做起,自学俄语,翻译过多种俄文著作,主办过内部刊物,编审外国政治学术著作,策划编辑过众多影响较大的图书和丛书,亲自撰写有分量的分析性书评,团结知名学者作家,培养出版新秀。

他主持恢复独立建制后的三联书店工作,直至退休的十年,带领三联书店同仁上承“竭诚为读者服务”的店训宗旨,筚路蓝缕,开创新三联中兴事业,为其后“人文精神、思想智慧”的出版理念、“一流、新锐”的出版标准奠定基础。其间出版了大量优秀精品图书、经典图书,诸如“文化生活译丛”“现代西方学术文库”“新知文库”“现代外国文艺理论译丛”“传记丛书”“美国文化丛书”“日本文化丛书”“中华文库”“蔡志忠中国古籍漫画”等系列丛书套书,以及《宽容》《情爱论》《性心理学》《第三次浪潮》等大批图书,产生广泛且深远的思想文化与社会影响,由此确立了三联书店中国学术文化出版重镇的地位。

退休后,沈昌文先生仍然活跃在国内出版界,参与创刊《万象》杂志,策划出版了“新世纪万有文库”“书趣文丛”、《吕叔湘全集》等产生重大影响的系列图书。

从事出版工作70余年间,沈昌文先生笔耕不辍。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翻译出版有《书刊成本计算》《控诉法西斯》《列宁给全世界妇女的遗教》《阿多拉茨基选集》等多部俄文译作。退休后出版了《阁楼人语》(2003)、《书商的旧梦》(2007)、《最后的晚餐》(2007)、《知道》(2008)、《八十溯往》(2011)、《任时光匆匆流去》(2011)、《也无风雨也无晴》(2012)、《师承集》(2015)、《师承集续编》(2016)、《师道师说:沈昌文卷》(2016)等著述作品。(相关纪念文章另见B1版)

文/本报记者 张知依 统筹/满羿

供图/视觉中国



为讨女友欢心,云南一男子竟在超市做下这龌龊之事!
社会

为讨女友欢心,云南一男子竟在超市做下这龌龊之事!

云南这一男子在超市里的一些列操作,真是让小编目瞪口呆!也不是多贵的东西怎么就...... 12月11日,弥勒市公安局吉山派出所查处一起盗窃案,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违法行为人王某实施盗窃的目的竟是为了讨女友欢心,可谓是为爱疯狂啊!可爱情从来都并不能成为实施违法犯罪的借口,最终王某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5日。 [详情]

云南男子通过ATM机存款10万,被机子吞了5900元
社会

云南男子通过ATM机存款10万,被机子吞了5900元

1月12日中午,曲石镇的赵先生来到镇上某银行的ATM自动存款机上存钱,环顾四周后,赵先生把随身带来的10万元现金小心翼翼的放进存款机,一阵“刷刷刷”点钞声过后,账户上的余额却只显示94100元,其余5900元神秘失踪...... 事发突然,赵先生一下子紧张起来,便赶忙找银行工作人员说明情况,疑惑存款 [详情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