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2020-10-19 09:21    来源:新剧观察

作者 / 乔苗儿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开头结尾形成了极为精巧的闭环。

大排档初遇时,顾胜男跑丢的勺子被路晋捡到,原来从看到顾胜男用勺子盘头发的背影那一刻起,路晋已经心动了,而顾胜男则是「丢了一把勺子,却捡到了一个你」;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路晋求婚的方式也足够「内涵」,被顾胜男洒满面粉的跑车做成了蛋糕的形状,求婚戒指顶在一坨面捏的粑粑尖儿上,不打不相识的回忆变得甜蜜。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截至目前,收官的《我,喜欢你》仍旧居于腾讯站内电视剧热播榜首位,播放量超过17.4亿,成为今年甜宠剧领域的「爆款」。而在「火爆」的背后,此时对于行业而言,冷思考似乎更为必要。

甜宠剧尤受平台青睐:数量庞大的年轻女性用户群体提供了可观的市场前景,投资体量适中、周期短且风险可控,此前成功的作品经验证明,一旦出现「爆款」,长尾效应随即显现,续集可以开始筹备,红利期长久延续。

然而并非所有甜宠剧都能成为幸运儿——大部分作品的品质很难令人满意,惊人的数量却足以令观众审美疲劳,令内容市场产生虚假的繁荣。某种程度上,风口上起飞,一飞冲天和折戟沉沙结果参半。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现在回头看《我,喜欢你》,这部筹备之初并未被幸运眷顾的作品,最终还是用实力笑到了最后。

《我,喜欢你》从开始便展现出与甜宠剧不同的调性:喜剧的桥段总是猝不及防,梦幻的泡沫被戳破,挽尊与打脸交织,甜度依旧,但不再油腻。

而也是这样一部作品,让我们看到,甜宠剧的转机与「新生」。

甜宠的糖点和喜剧的节奏

赵晓磊是新人编剧,《我,喜欢你》是她首部影视剧作品,但在营销宣传阵营中,她是身经百战的老兵,是该剧总制片人张娜得力的干将。

《我,喜欢你》已有电影的光环在前,当务之急就是拍出新意来。营销出身的人很懂得找「点」,赵晓磊把自己这方面的优势发挥到极致,很多剧中后面上了热搜的梗,赵晓磊在剧本阶段已经埋好了,她很知道观众要什么,“连喉结的抖动都会写到剧本里。”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有一场路晋在拳击馆打擂的戏,赵晓磊噔噔噔跑去找道具老师,要求在路晋绑手的绷带上点上一点血迹,“会有一种战损美。”更早的「我是张无忌,我这版没有赵敏」的台词梗也是赵晓磊在剧本阶段就设计好的桥段,林雨申是新版《倚天屠龙记》中杨逍的扮演者,“cue一下角色,线上马上就能互动玩起来。”

营销是专业的,搞起创作来,用赵晓磊的话来说,“自己走的是一条野路子”,如今看来,也处处走在点上。

人物可爱是第一要义,尤其甜宠剧,男女主人公承载着女性观众的理想与自我投射,必须是「理想型」,对编剧来说,真情实感的重要程度远大于技巧性的行活处理。恰好赵晓磊是林雨申多年「迷妹」,选角的时候已经三番五次向制片人推荐自己的「男神」。“我觉得编剧写人物的时候面前一定要有一张「脸」,申哥(林雨申)让我感觉就是路晋。在写这个角色的时候,我是带着爱写的,所以观众才能看到他在恋爱中的笨拙可爱、绅士体贴,在职场中的杀伐果决。”

毕竟影视创作是团队协作,《我,喜欢你》整体的创作氛围也给了赵晓磊这个新人编剧更大的发挥空间。导演陈畅拍喜剧出身,打节奏抖包袱有绝活,赵晓磊写恋爱戏撒糖有一手,这两人的碰撞,奠定下《我,喜欢你》「甜逗」的基调。“导演知道怎么让故事更好笑,我就负责苏和撩。”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几乎全部的戏份,陈畅和赵晓磊都会在现场反复聊,往往这种现场的碰撞会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。“导演聊着聊着自己就演起来了。”赵晓磊还提到,早在开机之前,林雨申自己躲在酒店的房间,把前16集剧本里的戏全都自己演了一遍,再根据现场情况比较哪种的呈现方式更好。

路晋点烟灭火的整场戏,笑点因为节奏和反转而不断。“路晋点雪茄灭火动作非常帅,但这时候一定不能让他成功,顾胜男一盆水就把烟浇灭,这样才有笑点。到这里还不能结束,打脸后再挽尊才能凸显路晋的B-king气质,于是设计成他马上把盆顶在头上,因为对路晋来说,头可断,但发型不能乱。”

剧集前半程的喜剧效果无疑令《我,喜欢你》迅速圈粉,同时也为甜宠剧带来新的启示:增加笑点,事半功倍。

亲朋好友加自己,都是戏里的原型

跟赵晓磊聊下来发现,《我,喜欢你》虽然是甜宠剧,但走的是接地气的路子,生活的细节、事理的逻辑是赵晓磊创作过程中关注的重点。以往甜宠剧「甜就行了」「撒糖就行了」的创作惯性没有影响到她。

赵晓磊个人的生活点滴被融入剧情,成为一个个诙谐而幽默的段子,这个东北姑娘自带的「笑点」也让剧集多了趣味。

“东北有个习惯,「黄桃罐头包治百病」,小时候发烧感冒,只要是不舒服,吃黄桃罐头马上就好了。”赵晓磊把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细节放到了剧中。她把顾胜男带入自己写,吃不到好吃的就满床打滚、来回折腾,这段戏她先生看的时候,“默默地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,这不就是你本人嘛?”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除了爱情,剧中的美食花样繁多,「锡纸花甲粉」「耳光炒饭」等不胜枚举。除了翻遍网红美食汲取灵感,很多关于食物的设计也源于她的生活。剧里有道网红甜品-液氮玫瑰花,想到这例甜品,也是因为某天发现自己的妈妈在家做玫瑰花的酱。

「源于生活」是赵晓磊写戏的一部分,另外一部分是工作近十年来的看剧、看片积累。她看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,被剧中接地气的人设和真实的人情味所吸引,生活流的叙事也无形中影响她的创作。

剧中,路晋被顾胜男吸引,除了美食结缘,很重要的原因是,他真真切切爱上了顾胜男身上生活的烟火气。“真正的贵族下到平民女孩的生活里,囧、不适应、懵逼都是真实的反应。”这种反差不仅成就了人物的两面性,丰富了性格维度,也让飘着的甜宠落了地。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除了各种甜蜜撒糖的桥段,在剧情的后半段,赵晓磊把路晋带回了职场。在她看来,必须要给这个男人看苏、撩的一面找到现实的依据。认真工作的女人/男人最美,职场是彰显魅力的舞台。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金融相关的领域并非赵晓磊所长,她不愿意把戏写得「小儿科」,“我要让人物的台词说出来之后能够显示出,这个人一定是对金融行业有了解的。”于是从事相关工作的先生再次被她拉下水。两集左右的商战线,赵晓磊的先生把工作中遇到的商业纠纷案例分享出来做故事的蓝本,一句句给她梳理台词。

回归到创作话题上,科班教学固然能够学到立人、写事的技巧,从赵晓磊身上,却能够看到另外一种创作者的可能:不论什么类型,不管是否真正学习过剧本写作,生活本身就是最好的课堂和最好的老师,对生活的细致入微的观察和体悟,才是最终成就创作者的沃土。

「我希望我写的剧能让观众快乐一点」

事实上,任何作品都不免带有创作者观念的投射,这种观念也直接影响着作品的基调。《我,喜欢你》非常欢脱、轻松并解压,因为赵晓磊在写剧本的时候就坚持一个原则,“我希望我写的剧能让观众快乐一点。”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交谈过程中能够明显地感受到,赵晓磊是个乐天快活、被爱包围的女孩子,个体的经历投射到剧中,最直接的反馈就是,《我,喜欢你》的剧里,不见令人窒息的「渣男」。赵晓磊和先生相识至今已经有8个年头,“我和我先生是因为租房认识的,从见面那刻起就没再分开过。”赵晓磊说,“别人都会问我,你怎么就找到好男人了,但我真的是推门就遇到了,所以我其实觉得,男人没什么问题。”

赵晓磊眼里的《我,喜欢你》“是一部让人哭笑不得的剧。”她写的每个人,都带有一种「自以为是的臭不要脸气质」,“他们都会被生活打击、甚至碾压,但是很快就会被自信冲淡。”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网友弹幕

《我,喜欢你》收官,关于甜宠的思考才刚开始|编剧赵晓磊专访

从赵晓磊的身上看不到焦虑的情绪,记者试探性地问,这种随遇而安的乐活态度有没有即将到来的身份转变而变化,会不会因为孩子的即将出生而面临所有新手父母的压力和紧张,赵晓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,在她看来,处于什么样的环境,就过什么样的生活,挺好。“电视剧是要给人希望的,生活是很舒服、很美好、很快乐的,这也是我的价值观。”

开播之初,同行陆陆续续给赵晓磊发消息祝贺,因为《我,喜欢你》已经有了很明显的爆款相,赵晓磊反而变得淡定。“我盯的是全部的原始拍摄素材,看素材的时候有很强的兴奋感,那时候就觉得这部戏应该能成,因为市面上没有这样的作品。这部剧我看了起码50遍,实在是太熟悉了,所以现在大家很兴奋,我反而淡定了。”

赵晓磊对自己的理想直言不讳“我想做中国的金恩淑。”

她非常清晰地知道自己想写什么、擅长什么。“编剧是有天花板的,要沿着自己擅长的路走。像金恩淑,她就是写感情,男强女强的爱情,传递强价值观。她的戏也是给演员量身定制的,用谁谁火。”

写成年人的爱情,是赵晓磊对眼前的创作规划。在她看来,成年人的爱情能有更多的细节填充,撩和苏都是吸引观众的关键。“我很在意剧本当中的男性是谁,代入之后创作才更有爱。看我的剧本会觉得少女心飞起,情绪和氛围都在剧本里给到了。”

工作狂的属性也被赵晓磊从做营销宣传带到了做编剧的职业里,“我每天就写3-5个小时,每天5000字左右,质量也比较高,基本不用大改。如果每天早晨六七点起来工作,中午之后就出去玩了;如果早晨睡懒觉,就下午工作,晚上的时间就看书看剧本、看剧或者电影,积累市场的敏感度。”

“后面的项目我应该还会做制作,还是这样的故事,很飞,也跟生活很近。只要做都市爱情题材就不会扑街,我应该还蛮懂这块的。”赵晓磊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