志愿军炮兵宋国青:“战士们都知道,‘我上’就代表着牺牲”

2020-10-17 10:19    来源:参考消息网

参考消息网10月17日报道(文/李铮)

89岁的宋国青老人因腿伤,走路已经不是很利落了,但只要一提起抗美援朝,他顿时挺直腰板来了精神,一下子又回到了70年前装弹、瞄准、发射的炮兵岁月。“一炮接一炮,一直要把美国兵打服。”老战士狠狠地说。

让美军尝尝炮弹的滋味

1947年入伍参军的宋国青,入朝作战前已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了。1950年,宋国青所在的部队集结到东北边境,这位19岁的年轻老兵清楚,随时有大仗要打。

“在东北整训时,首长和我们说,美国要是不打咱们,咱们也不打他。美国要是真敢打过来,我们也不能让他们乱来。”宋国青说,当时部队士气都很高,美国支持的国民党蒋介石都打跑了,大家也不怕和美国兵较量。

终于得到了入朝作战的命令。“那时已不能走炸毁的鸭绿江大桥了,我们的部队是从浮桥过江的。为保证安全,大家拉开距离,全程匍匐前进。”宋国青说,“大家都知道,这一去有太多危险,但我们仍然高声歌唱。”

老人一边说着,一边哼唱起了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》。

宋国青经历了大小十多次战役,在头几次交手时,美军的精良装备确实让人措手不及。宋国青说:“美国的飞机多到数不清,而我们炮兵最怕自己的位置暴露。一旦大炮的位置被美军侦察到,大炮和炮兵都很难逃脱美国空军的轰炸。”

而随着炮兵装备逐步改善,他们打得也越来越得心应手。“刚开始用的是缴获的日本炮,打得近。后来用上了苏联的榴弹炮,这家伙打得远。指挥所给我们下达方位命令,我们就拼命装弹,拼命打。让美国兵尝尝这炮弹的滋味。”宋国青说。

印象最深的是部队旗手

“我上!我上!”每次大战前,这是所有连队喊得最响的一句话。宋国青说:“战士们都知道,我上,就代表着牺牲。但这仍是所有战士唯一的选择。”

最惨烈的上甘岭战役中,宋国青所在的部队就在距离上甘岭15里的炮兵阵地。黄继光舍身堵枪眼壮烈牺牲的事迹,让战友们深深敬佩。

宋国青说:“我们连长说,黄继光这一堵,让部队少伤亡上千人。他那句‘听胜利的消息吧!’一直激励着我好好打、狠狠打。”

炮兵阵地多在坡地高处,主要任务是全力替步兵扫清前进的火力障碍,帮助他们少受损失夺取阵地。宋国青回忆说:“20多年前一次报告会上,我们两个做报告的老兵互不认识,但当我说到上甘岭战役时,他问我部队番号。我说,5068,他一把就抱住我说:‘你们就在我们部队边上,我是步兵,你们可帮了我们不少。’”

宋国青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,都胜利了。“一是毛主席的英明领导,二是我们不怕死。志愿军战士你一个姓,我一个姓,但都是一条心,就是往上冲,消灭美国兵。”讲到志愿军胜利的原因,宋国青说自己没文化讲不出大道理,战友们有的有名字,是战斗英雄,更多的连名都没留下就牺牲在朝鲜,但所有人思想是一致的,誓死保家卫国。

说到不怕死,给宋国青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每个部队的旗手。宋老说:“旗帜就是方向,旗帜在部队就在。所以,每个部队的旗手都非常珍惜这个岗位。旗手也是最危险的,第一个旗手倒下来,下一个接着把旗扛起来。再倒下,下一个再扛起来。这就是志愿军的军魂。”

当兵打好仗务农种好粮

战场上无所畏惧的宋国青最不愿回忆的就是每次战斗后的总结大会。他说:“打仗就有流血牺牲,冲锋的时候没觉得什么,但总结会听到牺牲战友的名字,大家常常哭成一团。我们炮兵牺牲的没有步兵多,但整个连也有40多人没回来。”

1957年,宋国青从朝鲜回国。他没有向组织提任何要求,脱下军装就回乡务农了,一直到2003年入住阜新市光荣院安享晚年。

宋国青说:“当兵之前我就是农民,胜利了我还想在家乡的土地上生活。啥要求也没有,比起在朝鲜牺牲的战友,我们活着就是幸福。”

炮弹打得准的宋国青,种地也是一把好手。他说:“当兵就打好仗,当农民就种好粮食。有了就雪水吃炒面的经历就会珍惜粮食。我们在战场时,如果没有后方的粮食,我们这些兵都得饿死在前线。”

2003年刚到光荣院时,宋国青总爱干活。工作人员说,宋老歇一歇吧。他总是说:“人不能歇,歇下来精气神就没了。”

几十年来,宋国青老人经常给学生们讲革命故事,讲朝鲜战场的经历,讲黄继光对自己的激励。

他说:“今天的好生活,就是用上一辈年轻人的命换来的。我们得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,永远跟党走。”

【人物简介】

宋国青,1931年3月出生,辽宁省阜新市阜蒙县人;1947年参加革命工作,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;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,任5068部队炮兵连二炮手,获“抗美援朝”纪念章、“和平鸽”纪念章和“朝鲜政府赠祖国解放战争”纪念章;1953年参加朝鲜战后建设;1957年回国并光荣复员;2003年6月,入住阜新市光荣院安享晚年。

志愿军炮兵宋国青:“战士们都知道,‘我上’就代表着牺牲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