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反复 抑郁症患者剧增

2020-11-23 06:35    来源:欧洲时报

【欧洲时报来米编译】孤独、对职业前景感到担忧、对未来忧心忡忡;新冠、封城,经常性的恐怖袭击令人痛苦:最近几周,法国抑郁症患者人数增加了一倍。

抗抑郁、安眠药消耗量大增

43岁的巴黎人玛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她认为,一点一点累积的事情和情绪让人难以承受,“今年事儿太多了”……她感觉“濒临”崩溃。万圣节之后重新封城,中学老师帕蒂被极端分子斩首更是让玛丽的悲观情绪加倍。

玛丽的丈夫是全科医生,因此她“几乎被强迫”地每天了解到新冠感染数据。她尝试在家里只说高兴的事,否则就“撑不下去”。玛丽本人从事高级管理工作,最近十天没法好好工作,一切似乎都是苦刑:看孩子、过生日、跟朋友视频电话,“我有一种窒息感”。

疫情反复 抑郁症患者剧增

法国人遭受的不止疫情,还有抑郁。卫生部长韦朗11月19日表示,国民精神健康水平“急剧下降”。根据公共卫生局提供的数据,从9月底到11月初,抑郁症状的病人数量翻倍,从10%增加到了21%。

从第一次封城开始之后的几个月,抗抑郁和安眠类药物的使用量大幅增加,具体说来6个月时间内医生开出的相关处方比预估高出了160万个。

消沉的青少年

韦朗在视察针对12-25岁年轻人的“青少年健康热线”时表示,政府希望避免可能出现的第三波“疫情”,这将不是病毒的疫情,而是心理健康危机。目前来看,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非常严重。

一个年轻人给“青少年健康热线”打电话,希望得到帮助:“我马上就要21岁了,我觉得活得已经太长了……禁足让一切更糟糕,我的未来-如果我还有未来的话,是完全不确定的……我发现自己有多孤独,没人主动询问我的状况。更糟糕的是我还得回家见父母。”

疫情反复 抑郁症患者剧增

抑郁的不止大人,还有孩子。朱莉看着自己10岁的女儿日渐消沉:“她的室外活动中心因为负责的女老师感染新冠关闭了,从那开始就出现抽动综合症(Tics)”。但开学反而让情况恶化。法国二次疫情封城期间,小学生可以戴口罩继续上学。全国学校为帕蒂老师致哀的当天晚上,朱莉的女儿回到家开始焦虑、哭闹,“情况不会好转的!”抽动综合症变得严重,甚至出现“类似图雷特氏综合征(Syndrome de Tourette)症状”。这个一向安静的孩子竟然开始骂母亲、前言不搭后语,在房间里吼叫。医生诊断这是图雷特氏综合征。看过心理医生后,孩子又要去看精神科医生了,朱莉认为是这一年的社会环境导致了女儿的病情。

意志被“没完没了”的疫情耗尽

法国红十字会现在每天接到300个求助电话,是一年前的3倍。电话里经常是同样的内容。心理救助点负责人杜阿麦尔(Rosine Duhamel)引述他常常听到的话:“我不想再一次封城了……我看不到头,不知道我们能否回到正常生活,我害怕。”还有对孤独的恐惧:“安静,当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安静就像是噪音。”

在自杀救助热线里,一名男子诉说他无法摆脱的自杀念头:“封城以来我酗酒度日,我对自己感到恶心”,因为害怕感染新冠,他很久不出门了,“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呢?”他问道。

杜阿麦尔解释说:“疫情反反复复、持续时间非常长,耗尽了人们自我适应的精神力量……当一个人的意志力坍塌,就很容易陷入抑郁。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状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