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PO研究社 | 卫龙辣条,撑不起600亿?

2021-11-26 17:47    来源:人民资讯

摘要:高估值的合理性、IPO前突击分红5.6亿元,产品线薄弱、销售单一的弊端,均成为外界质疑的焦点。

文/竹里

辣条一直是很多年童年里的“神级美食”,小时候,每当放学,学校门口的小卖部,都会被围得水泄不通,大家争先恐后地买上一包,仿佛任何不开心,都能被这包辣条治愈。

卫龙辣条一直是辣条界的“一哥”,如今这家靠着“5毛辣条”走红的企业,要上市了。近日,卫龙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,目前估算,卫龙的估值达93.87亿美元(约600亿元人民币)。

卫龙的上市路,最早可追溯到2021年5月计划登陆港股,但半年后招股书失效,11月14日,其再次递表后仅两日,便通过了港交所的上市聆讯。值得一提的是,卫龙在IPO前,完成了一笔重磅融资,这也是其创立20年来首次引进外部资本,一口气集齐了CPE源峰、高瓴、红杉中国、腾讯、云锋基金等知名机构。

火速通关聆讯的卫龙上市在望,但市场对于卫龙上市的争议,却愈演愈烈。高估值的合理性、IPO前突击分红5.6亿元,产品线薄弱、销售单一的弊端,均成为外界质疑的焦点。

11月25日,《新民周刊》记者就上述问题,联系上了卫龙食品品牌部相关负责人,对方回应,目前项目进展正常,根据联交所的规定,静默期公司需要遵守信息保密的规则,暂不便作出回应。

暴利 销售模式存疑?

一直以来,卫龙几乎成了辣条的代名词,这背后,是一对来自湖南的刘氏兄弟从平江一路北上,在河南漯河开出了一家面筋小作坊。二十多年间,卫龙的估值一跃而上,相当于4.5个奈雪的茶、3个蜜雪冰城。所有人都不禁发出一个疑问:卫龙,到底值不值600亿元?

今年5月份,是卫龙第一次融资,也是唯一一次融资。七家资本同时看好卫龙,原因是什么?笔者认为,与其亮眼的财报分不开,高毛利或许只是其中一点。

图/淘宝店铺 卫龙食品旗舰店

调查机构弗若斯特·沙利文数据显示,2020年,按照零售额计算卫龙在中国辣味零食企业中排行第一;在调味面制品细分类别市场份额(已经占到了5.7%)中同样是第一。

从经营业绩看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,卫龙的净利润呈现了一路上涨的态势,分别是27.52亿元、33.85亿元和41.20亿元。2021年上半年,卫龙的营收仍然呈增长态势,半年营收为23.03亿元,同比增长了22.06%。

除此之外,资本看上的,还有卫龙背后的年轻人。数据显示,卫龙95%的消费者是35岁及以下,55%的消费者是25岁及以下的年轻人。

有人冷静地指出,卫龙600亿是估值虚高。在亮眼财务表现的另一面,卫龙依然暴露出一些

发展隐疾。

图/和讯网

图/来自于卫龙招股书

卫龙的盈利大头主要来自辣条。2021年仅仅在上半年靠调味面制品的营收就达到了14.01亿元。但从销量上看,其增速在放缓。而不少卫龙的经销商也对卫龙的销售模式提出质疑。比如,实施二选一、压货、爆款捎新货等“捆绑式”销售政策。

相关报道显示,2021年初,卫龙曾要求经销商以增加一倍的力度进货。而此次再度提交招股书前夕,卫龙又再一次要求经销商增加购货量。有投资人质疑,卫龙的业绩有被修饰的可能,其主要源于对经销商的压货。

Low、不健康的标签难抹掉

对于“辣条第一股”来说,上市就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和审视。

除了之前提到的经销商纠纷问题,与主打高端的新消费品牌比起来,草根出身的卫龙总是抹不掉“low”的标签。无论卫龙如何进行品牌升级和营销,高油、高盐、垃圾食品,仍是大多数人对于辣条的第一印象。

在健康升级的消费趋势下,为摆脱“不健康”的固有印象,卫龙推出富含营养成分的蔬菜制品,试图改变公司的定位,但似乎没有起到效果。

图/淘宝店铺 卫龙食品旗舰店

反而令公司的营销费用大幅攀升。截至今年上半年,卫龙的销售费用达到2.63亿元,同比增长54.47%,远超同期营收增速。

以2014年卫龙推出的核心大单品“魔芋爽”为例,仅从业绩上证明,其自身具备一定的产品创新能力。但在跌宕起伏的零食市场上,能否保持强劲增长,仍存有不确定性。而除辣条和魔芋爽外,卫龙其他产品距离“大单品”体量尚远。

此外,食品安全问题也是卫龙上市的“拦路虎”。

在黑猫投诉上,关于卫龙的投诉有458条,在众多投诉记录中,包括吃出异物、发霉、发黑发臭、漏油、食用后腹泻等各种食品安全不合规现象。

2015年,卫龙因以部分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,被漯河市质检局责令其停止生产、销售不合格产品并罚没款合计8.57万元;

2018年,由于尚无统一国家标准,卫龙部分产品因添加了山梨酸及其钾盐、脱氢乙酸及其钠盐,被原湖北省食药监局判定抽检不合格;同年,卫龙“亲嘴烧”登上宁波市镇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黑榜。

IPO前突击分红5.6亿元

有行业人士指出,卫龙产品结构较为单一的背后,是对研发的重视程度不够。

报告期内,卫龙研发费用分别为1760万元、1590万元、2420万元、1010万元,研发费用率分别为0.64%、0.47%、0.59%、0.44%,不足1%且逐年下滑。

此外,在卫龙庞大的千人架构中,从事研发及质量控制的员工仅260人,占总人数的比例为3.5%,仅是职能部门员工人数的一半。

除此之外,本次上市募资,卫龙是否缺钱,募投项目是否是公司所需,也引起不少投资者的关注。招股书显示,卫龙拟将募资净额用于扩大和升级生产设施与供应链体系,以提高产能、仓储管理和产品质量,同时拓展营销经销网络、加大品牌建设等。

图/淘宝店铺 卫龙食品旗舰店

剔除难以通过招股书衡量的指标,仅以所披露数据看,卫龙还需要大举扩产吗?

实际上,作为公司最核心的产品,卫龙辣条的产能多年在80%以下,今年上半年刚过70%。近三年来,其产品产量增长一直跟不上设计产能,库存风险也在持续增加,存货金额分别为3.06亿元、4亿元和5.41亿元。

但据卫龙官网显示,公司的辣条、风吃海带等产品保质期一般为120天-150天,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51天、60天和67天。鉴于此,公司存货面临的过期风险非常大。

图/卫龙官网 卫龙生产车间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过去二十年间,卫龙一直由刘卫平、刘富平家族完全控股,直到本次上市前,卫龙才通过战投引入多位股东。截至招股书披露,刘卫平、刘富平家族实际控制卫龙92.17%的股权,其余股东持股不足8%。

在IPO前,卫龙突击分红近5.6亿元,全部落入实控人家族口袋,刘卫平家族近三年合计分红8.95亿元,约占近三年半净利润的39%。这一举动背后,难道以扩产之名,行套现之实?卫龙欲上市背后的用意到底是什么?

2020年初,卫龙创始人刘卫平就坦言道:“进入到资本市场不是企业发展的目的,它只是助力企业发展的工具。”只不过,面临发展过程中的顽疾,资本市场终究还是会用脚来投票。

参考资料:AI蓝媒汇、和讯网、中国新闻周刊、首席商业评论、鳌头财经等

来源:新民周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