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副队长:我记忆中的申亮亮

2020-10-19 06:28    来源:解放军报
第7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副队长:我记忆中的申亮亮

上图:在马里加奥举行的烈士悼念仪式上,卞龙(右一)为申亮亮献上来自国内老部队驻地的土壤。作者提供

2020年8月,作为中国第7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副队长,我带领圆满完成各项任务的分队第二梯队官兵启程回国。先后3次赴马里执行维和任务,那片土地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登上飞机前,我回头望向分队在马里加奥驻扎的营区,仿佛看到正微笑着和我挥手告别的申亮亮。那一刻,泪水打湿了我的双眼,我在心中默默对亮亮说:“放心吧,好兄弟,这一次我们平安完成了任务。”

2016年,我和亮亮随第4批工兵分队赴马里执行维和任务。当时,亮亮是立体中队副班长,我是立体中队队长。5月31日晚,亮亮和司崇昶在分队营门2号哨位执勤。20时50分许,我的对讲机中突然传来亮亮发出的警报:有不明车辆冲向营区!我迅速带领快速反应班支援哨位。然而,距离哨位还有约30米时,巨大的爆炸声、冲击波和横飞的沙粒将我掀翻在地。营区顿时一片漆黑、漫天烟尘。

在我的记忆中,亮亮是一个阳光、热心的大男孩,我们曾在一个连队共事,一起参加抗洪,也都因过度疲劳患有腰间盘突出。作为“病友”,亮亮时常拿着母亲寄来的中药跑来与我分享:“排长,咱们得快点好起来,还有更多更重的任务等着我们呢。”后来,不论我调整到哪一个岗位,亮亮见到我总是亲切地喊“排长”。

从地上爬起来,我带着快反班继续向哨位冲去。最先找到的是司崇昶,他左耳血肉模糊,胸前鲜血浸透。把司崇昶交给军医包扎后,我们继续寻找申亮亮。这时,哨位已经燃起大火。望着熊熊燃烧的哨位,我知道凶多吉少,却还想骗一骗自己,祈祷亮亮不在哨位里,盼着奇迹能够出现。

大约10分钟后,大火被扑灭,救火战士报告:队长,找到了,亮亮牺牲了……那一夜,很长很长,我感到深深的悲痛。据司崇昶回忆,当晚主哨申亮亮发现一不明车辆向营门高速冲来,他立即向作战值班室报告,果断指挥司崇昶向目标开枪射击,并在爆炸瞬间将司崇昶推离哨楼。从发现情况到最后爆炸,只有短短37秒。这宝贵的37秒中,申亮亮置个人安危于度外,始终坚守哨位履行职责,为营区做好防护准备争取了时间,避免了更多战友的伤亡。

亮亮的遗体被清理出来时,他还紧紧攥着被烧焦的九五式自动步枪。目睹这一幕,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情绪,泪水夺眶而出。我哽咽着对亮亮说:“好兄弟,是你保护了大家!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紧握着武器坚守自己的战位,你是真英雄!”

自那以后,我一闭上眼睛经常是“5·31”袭击的情景,脑海里总是出现亮亮生命最后时刻的壮烈之举。同时,我也在记忆中反复探寻——亮亮那敢于牺牲的血性是从何而来?

我记得,2013年6月得知单位要组建分队赴马里执行维和任务后,亮亮率先向党组织递交了志愿参加维和请战书。亮亮说:“我志愿参加维和任务,如果不能代表祖国为和平出征,我这辈子都会遗憾。”连队向上级推荐了亮亮,却没想到因腰间盘突出的旧疾复发,亮亮的“维和梦”暂时破灭了。

我也记得亮亮总说“战士就要时刻准备上战场”。2014年7月,单位再次接到组建分队赴马里维和的命令。申亮亮成功入选集训名单,但因身体伤病情况被列为替补队员。在极有可能错失第二次机会的情况下,他仍然坚持参加了近3个月的封闭集训。尽管再次与梦想失之交臂,但亮亮坚决服从组织安排,接到归建通知后,他二话不说回到连队,不仅没有沮丧,反而更加刻苦地训练,成为轮式工程装备的全能操作手。

我更记得,亮亮平时总让我讲马里维和的故事,在交流中,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对成为一名维和战士、在世界舞台上展现中国军人风采的迫切希望。第4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组建时,亮亮第三次向组织请战。这一次他凭借优异的训练成绩成功入选,最终戴上了盼望已久的“蓝色贝雷帽”。

虽然亮亮的维和征程只有短短11天,但他却以生死关头的无畏之举,将对祖国的忠诚、对和平的热爱、对战友的深情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2019年9月,亮亮被授予“人民英雄”国家荣誉称号,第7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在马里加奥举行了隆重活动纪念申亮亮烈士。在亮亮的遗像前,我向他保证:不辱使命、坚决完成好维和任务。而这,也是亮亮的心愿。

(解放军报特约记者高嵩采访整理)



空军双语警告驱离外机现场画面曝光
军事

空军双语警告驱离外机现场画面曝光

【空军双语警告驱离外机现场画面】“我是中国空军,注意!你已进入军机活动空域……”一架外军战机急速驶来,执行空中警戒任务的我军飞行员罗威发出双语警告。已近到可以看清对方的机徽、机号,外军战机仍继续压缩间隔。罗威始终在其尾后跟踪监视,对方见无法摆脱,只能悻悻驶离。(总台记者何椿 苏洲 陆宽 赵俊楠) 责 [详情]